我已授權

注冊

肖磊:內地香港同時出手,中國官方數字貨幣呼之欲出

2019-11-07 03:29:33 和訊名家 

  對于數字貨幣領域來說,這兩天是值得紀念的日子。

  尤其是11月6日,在區塊鏈、數字貨幣市場,同時落地了八大消息:

  一:發改委將淘汰產業中虛擬貨幣挖礦刪除

  二:工信部將建立區塊鏈標準體系推動成立區塊鏈和分布式記賬技術標準化委員會

  三: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簽約華為

  四:任正非:數字貨幣在量子計算面前一錢不值

  五:香港證監會主席:比特幣不是證券

  六:香港證監會發布虛擬資產交易所監管細則

  七:穆長春:央行數字貨幣將開啟“賽馬”模式,領跑者會占盡先機

  八:美聯儲零售支付部門招聘數字貨幣高管

  以上八大消息,都是集中爆出來的,我在這里不是來給大家解讀消息的,而是要告訴大家,這說明,關于區塊鏈和數字貨幣,中國已經有了明確的發展思路和執行邏輯,而且已經開始集中實施。

  從這八大信息里,我給大家總結了幾個重要的點,供大家學習和參考。

  從中可以看出,這是對政治局集體學習區塊鏈,并提出區塊鏈發展愿景之后各政府部門經過詳細研究規劃后的具體分工和落實。

  分工表現在兩個層面,一個層面是戰略性主體分工,即:內地重點發展區塊鏈與實體經濟的結合,以及為官方數字貨幣的發行提供各種輿論和技術保障;香港重點發展數字貨幣的交易和區塊鏈金融結算。

  另一個層面是,香港與內地之間、部門之間、企業之間等的協調和落實,比如內地和香港的具體分工協作,發改委的產業規劃調整,工信部的具體工作方向;再比如央行跟華為的合作,央行跟香港金管局的戰略合作等。

  我們先看看內地。

  發改委可以說掌握著中國產業發展的“生殺大權”,所以發改委的“態度”對于區塊鏈行業是很重要的。要發展區塊鏈,就必須是全產業鏈的發展,既然區塊鏈已經成為戰略性新興產業,那么基于給區塊鏈運行提供上游算力保證的“挖礦”也就不再是“淘汰產業”。這個大家不要誤解為是對比特幣挖礦的鼓勵,其實主要還是考慮到整個區塊鏈的發展,未來諸多實體企業的區塊鏈運行,都可能需要“挖礦”來支撐。

  工信部重在落實區塊鏈產業的全局性和執行目標,也就是不僅要有國內的統一標準,還應該考慮到未來影響國際標準的發展思路,所以需要提出實施細則和目標,因此,需要成立專門的部門來統籌全產業,其實就是將區塊鏈當作一個重大的產業來看待,類似于汽車工業、互聯網、5G通訊等標準制定。

  央行的目標就更為明確,主管支付結算和數字貨幣的范一飛副行長直接跑去跟華為談,并簽約,這里面雖然沒有透露詳細內容,但從簽約儀式,以及背景板來看,這就是沖著未來發行的中國官方數字貨幣而去的。

  中國官方數字貨幣,首先肯定是要以移動支付為主的,移動支付是離不開手機的。華為在手機終端,以及運行數據庫層面,都有巨大的優勢,一旦法定數字貨幣發行,華為手機可能會在第一時間支持數字貨幣錢包。

  中國的法定數字貨幣雖然采取雙層架構,也就是央行給銀行,銀行給用戶,但整體上層數據庫依然掌握在央行層面,央行必須要從頂層設計領域,建立合作伙伴,這就給未來銀行直接發行數字貨幣鋪平了道路,否則銀行還得自己去跟各手機廠商等談判。

  就在央行跟華為簽署協議的同時,任正非借助一次對話,突然間說了一句,“區塊鏈在量子計算面前一錢不值”。如果單獨把這句話拿出來,是很有問題的,難道任正非是在否定央行的數字貨幣嗎?

  其實如果回到當時對話的語境當中,你就會發現,其實任正非恰恰是在宣傳法定數字貨幣。任正非基本上是故意說出關于數字貨幣的觀點的,而不是因為被問到。主持人的問題是,“是否會否認華為設備有后門?”任正非在回答這個問題的過程中,說,關于信息安全問題永遠是大問題,就像矛和盾的關系一樣,有盾一定有矛;但是量子計算機出現之后很多計算問題就可以解決了;很多人將區塊鏈說的多么偉大,但在量子計算面前就一錢不值了!

  任正非更重要的答案是接下來的一句,他說,“比如假幣問題,在法律威嚴下假幣是不能流通的。因此,信息安全也要有法律來保障!

  我給大家說一下任正非的真正邏輯,他的意思是,沒有絕對的信息和數據安全,區塊鏈和數字貨幣這類技術,在量子計算機面前也會輕易被攻破,所以安全這個問題,主要還得靠法律,所以區塊鏈、數字貨幣是否可靠,是依賴于法律的威嚴,而不是技術的安全性。

  所以稍微有點智商的人,應該明白任正非在說什么,其實就是在肯定法定數字貨幣,因為技術只是一種實現方式,法幣依靠的是法,如果選擇了非法定的數字貨幣,就面臨被定性為假幣的問題,后果就是他說的,在法律威嚴下假幣不能流通,而且技術又受到量子計算的威脅,也就是奉勸大家還是持有法定數字貨幣。

  任正非的“答非所問”,從中透露出一個非常重大的信息,這個信息的背景是可能是,雖然央行數字貨幣部門跟華為剛剛簽約,而在此之前,央行應該跟華為有深入溝通的,央行應該給華為普及了從法律的角度,如何定義貨幣,如何定義數字貨幣,如何認識法定數字貨幣和其他數字貨幣的真正區別等等,這個任正非基本都理解透徹了。

  如果這個問題無法理解透徹,央行怎么可能跟華為簽約。

  與此同時,具體負責央行數字貨幣技術和實施方案研究的穆長春在香港也傳達了關于央行法定數字貨幣的一個新信息。這里面反映出兩個點,一個是央行現在非常希望盡快推出中國官方數字貨幣。因為按照穆長春的說法,他們認為,“在未來各國數字貨幣的發行過程中,將是賽馬的方式,領跑者將拿下整個市場;誰更有效率,誰能更好地為公眾服務,誰就能在未來生存下去;如果一個領跑者率先采取行動,他們使用的技術將被其他各方采用!

  這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說如果讓中國央行先發行,先服務市場,那么中國數字貨幣的技術,就是整個全球數字貨幣行業的標準和領跑者。反過來,讓美國或Facebook的libra先發出來,那未來可能就是美國標準領跑。

  另外穆長春還提到雙層架構,這個就不多說了,就是未來發行數字貨幣的渠道是銀行,而不是央行。但其中不得不說的一點是,“游客”也能獲得法定數字貨幣的錢包和使用權,這個就非常有意思,類似于,注冊數字貨幣錢包,可能僅僅是獲得一下你的微信頭像或自己編一個匿名ID,你就擁有了一個匿名的數字貨幣錢包,就可以互相轉賬,也可以用于零售支付了。

  說完了國內,我們再來看看香港。

  這次央行不僅在香港釋放法定數字貨幣的信息,而且跟香港金管局也簽署了有關金融貿易領域采取區塊鏈結算技術的協議。

  同時,香港證監會發布了虛擬資產交易所監管細則。

  這不是偶然,穆長春在香港介紹中國官方數字貨幣的具體實施方式,以及央行跟香港金融機構簽署戰略協議,同時香港證監會發布了虛擬資產交易所監管細則,這絕對不是巧合,這是中國在區塊鏈數字貨幣領域的另一個布局,即香港在這一領域扮演的重要角色已經清晰。

  防失聯加微:kanshi6188,或掃碼,有我其他號的不要重復加

  那么香港具體會做什么呢?

  首先,中國官方數字貨幣由銀行發放給用戶,“游客”可以獲得賬戶和數字貨幣,那么意味著,香港可能成為中國數字貨幣的第一大離岸發行和交易市場,從而帶動人民幣數字貨幣的國際化。

  其次,更重大的戰略在于香港證監會發布的虛擬資產交易所監管細則。這個細則很多人可能還沒看明白是什么意思。我給大家總結了三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香港證監會的態度,可能是整個中國對數字貨幣交易的態度,也是某種底線。明確指出,香港證監會將給合格的數字貨幣交易所發放牌照,但目前沒有一家是合格的。因為只要這些交易所上線了一個被定義為證券的數字貨幣,就會被認為是證券交易提供商,在沒有納入證券監管范疇前,將是一種非法的存在。

  第二個方面,香港證監會認為比特幣不是證券,所以如果有一家交易所,只提供比特幣等非證券屬性代幣交易,而且不是期貨交易,是現貨交易,同時,滿足幾個重要的條件,就可以獲得牌照。比如客戶的適當性管理,僅可以向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滿足所有關于資金監管的要求,比如反洗錢、KYC、資產可信托管等,然后還得保證98%的客戶虛擬資產儲存在冷錢包,熱錢包存儲資產不超過 2%等。

  第三個方面,目前市場上的所有關于數字貨幣的期貨業務,都是非法的,香港未來也不可能給這類交易發放牌照。這其實好理解,因為期貨本身就是證券,提供證券交易無論在哪個國家,都必須有指定的交易所提供,并納入嚴格監管。

  我個人非常認同香港的態度和方式,就現在這些數字貨幣交易所提供的交易,以及期貨品種,不可能長期“自律”性存在,這不符合市場發展邏輯。

  前一陣看到一個信息,有一個用戶,跟某交易所的領導發生了矛盾,然后這個交易所直接把這個用戶的賬戶給封了,數字貨幣也給轉走了。這種事其實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而是難以想象的問題,這就好比我去銀行辦事,跟行長吵起來了,然后行長把我銀行里的錢給轉走了,也類似于,我去證券公司,跟證券公司的老總吵起來了,結果證券公司把我股票賬戶里面的股票給賣了,錢也給轉走了。大家想想,這是個什么性質的問題?

  但在幣圈,大家都在看熱鬧,大部分人會被幾句話的主觀言論所吸引,開始有模有樣的討論誰對誰錯,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難以想象的可怕。所以,什么期貨、永續合約等等,我個人覺得就是私設的一種賭博方式(類似于地下賭場),提供者可以無限出老千、坐莊,投資者僅僅是被永恒的賭徒心態吸引,沒有人會思考未來會怎樣,因為進了賭場的人,有自我意識的不多。

  所以香港證監會的這個監管細則,其實并不苛刻,僅僅是做了一個常識性的安排。未來留出了三個想象空間,香港現有的期貨交易所和證券交易所,會不會推官方比特幣等期貨合約?香港市場的比特幣交易,會不會采用中國央行法定數字貨幣計價,這樣結算就非常方便。這些都是值得期待的。

  最后說一下中國數字貨幣領域的競爭對手,美國央行美聯儲。

  也是在時下,美聯儲宣布將為其零售支付部門尋找一位新的經理,該經理還將負責研究數字貨幣、穩定幣、分布式賬本技術以及零售支付領域的廣泛金融/數字創新。美聯儲愿意為其支付最高年薪250,700美元,折合人民幣175萬。要知道美聯儲在關注金融創新這方面是非常保守和理性的,開始招聘這方面的人員,說明美聯儲已經有了相關的行動計劃。

  2010年的時候,前美聯儲主席保羅沃爾克說了一句比較經典的話,他說:“銀行業唯一有用的發明是ATM機”。其實美國金融行業的發展,更多的是國際規則領域,以及金融衍生品的創造領域,具體業務和終端交易支付等,用來改變整體底層架構的創新,幾百年沒變過,從這個層面來說,ATM機的發明確實改變了銀行柜臺業務的模式。

  那么如果ATM機是一種歷史性創新,數字貨幣將是更進一步的顛覆者,ATM僅僅是無人值守,數字貨幣則是無中心(特定結算機構)運行,這一點中國央行最早注意到了,美聯儲也已經開始行動。

  中國央行公開招聘數字貨幣研究人員是在2016年,三年后中國央行已經做好了發行數字貨幣的所有準備。美聯儲此次公開招聘,意味著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央行都開始從戰略層面介入數字貨幣領域。

  文/肖磊(如果擔心錯過重要分析,請關注肖磊看市公眾號)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肖磊看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久久